聯合報 記者莊琇閔、吳家宇、邱奕寧

在台北市不僅買房難,對弱勢族群來說,租屋更難。為此,市府由2013起至2014年3月推出3個相關租屋計畫,投入金額達2787萬元。成效卻令人洩氣,總共僅241位租屋申請者,52位愛心房東,媒合成功更僅24件,媒合率10%。最大問題就是房東難尋,雖有自住稅率優惠,誘因不足。

都發局住宅企劃科長簡瑟芳說,根據內政部社會住宅需求調查,北市有租屋需求的弱勢族群達2.4萬人,但目前代租代管的平台僅剩13個物件。

邱姓房東共有3處住宅出租,是人稱的「包租婆」。她說,收租是主要經濟來源,若加入愛心房東後,收入必須如實申報,所得稅級距將遽增,不會這麼「想不開」。且政府介入後,還會不時前來檢查房屋修繕狀況,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」。

賴姓房東則是有過出租給經濟弱勢家庭的經驗,直說「租怕了」。賴姓房東表示,當時房客欠租多月,但每次收租時看到年幼小孩淚潸潸的模樣,就不忍催促,甚至擔心房客一家人在屋裡想不開自殺,到最後根本不敢要回積欠的租金,能安全搬離就好。從此不敢再出租給弱勢家庭,坦言自己不是「慈善家」。

催生代租代管平台,也率先將自己房屋租給弱勢的北市前副市長張金鶚指出,台灣的租屋市場一直是地下化,即使政府補貼租金,房東因為擔心租屋事實曝光遭查稅,兩相扣抵後仍吃虧,對透過政府平台出租興趣缺缺。

此外,北市房價上漲利潤高,租金報酬率相對低,甚至僅1%。屋主寧可閒置房子,等待好價錢賣出,也不願承擔出租管理的麻煩,更怕遇到惡房客的風險。

市議員秦慧珠說,政府協助弱勢租屋服務的最大困境為房東難尋,且北市房租高,弱勢者租金負擔低,找到多是屋況不佳的老房子,但市府竟取消每年的修繕補助1萬元。她希望市府從實際面考量,提供更多誘因鼓勵房東投入成為愛心房東。

市議員吳世正也指出,政府目前對銀髮族的服務主要還是在金錢方面,尤以中低收入戶為主,應該擴大思考如何服務經濟狀況中上,但有其他需求的銀髮族。

像獨居長者租屋歧視,社會局可考慮提供租屋擔保、增加定期訪視,或者由民間社福團體協助及後續聯繫,減少房東疑慮。

除了平台物件選擇量不足,簡瑟芳認為,弱勢租客的房屋要求比一般人更高,區位、房型不合都是媒合失敗的原因。有些人必須在特定區域以工代賑,或索取特定單位的福利照顧,因此平台上的物件地點常不合期待。

housechamberla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