記者黃啟菱/專題報導、攝影

近來房屋稅調高議題引發眾人討論,也出現豪宅延遲交屋、買氣急凍等現象。不動產開發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、麗寶機構董事長吳寶田表示,房屋稅暴增不但增加民眾負擔,更對台北市的長期發展有5大不利影響;太子建設總經理謝明汎則說,這類重大決策應負歷史責任,政府得確定沒有後遺症後再實施。

台北市政府於民國103年將「房屋構造標準單價」大幅調高2~3倍,若再加上調漲的路段調整率,同樣一戶房屋取得使用執照若在103年7月1日前後,其房屋評定現值可以相差近3倍以上,契稅與房屋稅也因而暴增;如果將增加3倍的稅率考量進去,差距更達10倍以上。

稅負難預期 民眾不安

對此,吳寶田表示,過去「房屋構造標準單價」考量民眾負擔,長期均維持安定性,即使為稅收或政策考量,市府仍可調整路段調整率或豪宅加乘率;但是若連「房屋構造標準單價」都呈倍數調高,且不分新舊,則對台北市發展有5大不利影響。

首先,台北市民以後完全不能預測房屋稅的負擔是多少,居住在台北市只能用「惴惴不安」形容,任意受到重稅凌遲;吳寶田說,市府努力讓民眾「食安」,卻以不能預測的重稅讓人民「居不安」。

都更BOT地上權 均受創

其次,都市更新一直是市府重要政策,一個都更案動輒10年,換來的新屋卻是未來不確定的重稅負擔,以後誰敢參與都更,讓自己陷入重稅深淵呢?

第三,這項政策會產生轉嫁效應,增加承租人或是營業人負擔,因為所劇增的房屋稅在轉嫁下,仍以其承租人、營業人為最終租稅負擔者,即使要打房也不應該讓承租人等增加其居住或營生成本。

第四,目前所有的BOT、地上權商業用、地上權住宅用的建築全部受影響,不確定的重稅讓投資人根本無法預估收益,將打擊產業界在台北市的投資意願。最後,房屋評定現值不只是涉及房屋稅負擔,同時也直接影響契稅課徵,依照契稅條例購買房屋的契稅稅率高達6%,其納稅義務人為購屋民眾,再加上據以課徵的印花稅、登記費等,買屋民眾何辜要承受打房的租稅負擔?

打壓新屋 影響經濟

大陸建設董事長張良吉直言「天下沒有這種稅」,房屋稅暴漲後「大家都快瘋掉了」,而且擁有法律專業背景的他認為,如此荒唐的增稅,恐有違憲之虞。他舉例,在台北市信義區同一地點的房子,在去年6月30日拿到使用執照、坪數79坪者,房屋稅每年要繳3萬多,但若是去年7月1日拿到使用執照、坪數80坪者,每年房屋稅就變成100多萬,竟有30多倍的差距。

張良吉說,過往房屋稅可能有偏低的疑慮,就算政府要調漲,也應合情合理、公平全面。豪宅確實可以繳多一點房屋稅,但現在差距實在太大了,差別待遇會影響經濟發展;而且新屋的興建、銷售,對經濟有乘數效應,能直接帶動經濟發展,現行的稅制環境形同要買房民眾別買新屋、買舊屋就好。

謝明汎說,政府不應為了打房而打房,也不能頭痛醫頭、腳痛醫腳,而應廣納各方意見之後,做出能長治久安的決策;畢竟茲事體大,決策者有其歷史責任,應該要將眼光拉高、放遠,才是全民之福。

全站熱搜

housechamberla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