聯合報 今日登場/九四三

土耳其往伊朗的火車上,有位愛爾蘭背包客到我的臥鋪車廂借插座充電兼聊天。他自我介紹是三十四歲的建築師,一有閒暇就四處當背包客旅行。聽說他來自愛爾蘭,我便向他打聽愛爾蘭的房價泡沫化是怎麼一回事。

「愛爾蘭的房價都是政府放任銀行濫發貸款惹的禍啊!」他回答。「那時只感覺身邊的親朋好友忽然紛紛加入瘋狂炒房行列,有種愛爾蘭挖到石油的錯覺。但,全國的產值根本沒變,貸款炒房只是短暫的表面榮景。幾年過去後,泡沫破掉了,都柏林的房價跌到原價的三分之一以下。」

「哇,三分之一!」我非常驚訝。

「我有一位朋友是單親媽媽,在人人都瘋炒房時也忍不住貸款買了一間房子,二十五萬歐元。」我火速心算了一下,將近一千萬台幣。「可是房價啪一聲跌下來,最後只剩八萬歐元了。」他瞪大眼睛說。

「什麼?跌這麼多?」我不禁開始想,如果台北房價也跌到三分之一,會是什麼樣的狀況?

「是啊,這還是求售兩年才賣掉的價格。」他補充:「而且不是什麼爛地段,都柏林的Temple bar那一帶妳去過吧?」

有有有,我點頭如搗蒜,那是都柏林市中心酒吧林立的熱鬧觀光區,有點像台北的西門町。

愛爾蘭背包客繼續解釋,雖然房價跌到只剩三分之一,但房貸卻還是得繳原價。有些人買在新開發區,通聯道路都沒齊全,沒學校沒銀行,住在空城卻得背債背一輩子,這就是房價泡沫的悲劇。

「整個過程持續了多久?」我問。

「從房價狂漲到泡沫破掉,中間大概歷經十年吧,專家預估還要再十年才會恢復到原本正常的房價,現價比正常價格低很多,經濟也隨之衰退。」

難道這就是他離開愛爾蘭的原因嗎?

「不,我在英國念完大學就定居下來了。」他接著提到倫敦房價更是高得嚇人,還好他女友的奶奶留給女友一間在市區Zone 2的房子,否則以她當編輯月薪只有一千歐元的微薄薪水,在高物價的倫敦是沒辦法生存的。最後,他反問台灣的狀況。

「也是年輕人買不起房子啊。」

「那我能想像你們的處境了,別像愛爾蘭人一樣付出慘痛代價啊。」他語重心長地對我說。

housechamberla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