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聯合報╱社論】

奢侈稅去年六月一日開徵,到今年九月為止,為國庫帶進五十三億元稅收,其中有三十六億元來自持有不到二年即出售的不動產。五十三億元不多,只達當初估算一百五十億元收入的三分之一。外界因而譏評,政府開徵奢侈稅是「為抓一隻老鼠,燒掉一棟房子」的損人不利己之舉,要求停徵奢侈稅。

不動產實價登錄制今年八月一日上路,二個半月後,內政部開放「不動產交易實價查詢服務網」,有近六萬筆交易全都露,首周即有三十七萬人次上網查房價。國人對房價資訊的渴求,可見一斑。實價登錄建立起房價資訊的對稱平台,並也驗證了價格操作空間確實存在,多數地區甚至膨風達二成以上。

面對居住正義,政府一前一後建置的奢侈稅與實價登錄,分進合擊展現了它們的威力。實價登錄好比照妖鏡,讓虛幻的高房價打回原形;奢侈稅則像是兩面刃,讓想要炒高房價、又急著脫手的投機客,在鉅額炒房利潤落袋的同時,必須付出高昂的稅負代價。

但是,面對居住正義的籲求,奢侈稅與實價登錄亦有其難以忽視的缺陷,兩者今日展現的「威力」,實是立基於市場處在摸索期的恐懼,現在或可讓房市暫停蠢動,放眼未來卻缺乏制衡長效。在維護居住正義與投機炒風未息的拉力賽中,奢侈稅與實價登錄說是「起步」並不為過,要談「退場」則太早。

例如,實價登錄的去區段化登錄方式,不具個別辨識性,無法進一步建立房產課稅資料庫,為實價徵稅預做準備。除非地方政府充分配合,將登錄資料反映在公告價格上;否則,期待實價登錄自然附帶實價課稅的紅利,是不可能的事。換言之,實價登錄若揮灑不開,將僅停留在揭露交易資訊,穩定交易秩序的層次,與房價漲跌、賦稅公平的關係並不大。

奢侈稅的困境更大。現行只對出售持有不到二年的非自用不動產,按其交易價格課徵百分之十或十五的奢侈稅。反過來說,奢侈稅的禁售「賞味期」只有二年,擁有雄厚資本者若有心囤地,拖過二年就再無牽掛。奢侈稅能夠較勁的對象,僅限資金不足的炒手。換言之,奢侈稅充其量就是紙老虎,僅可恫嚇卻鎮不住投機歪風。

清楚奢侈稅與實價登錄的不足,即可理解因居住正義之籲求而生的奢侈稅,根本構不成退場的條件,至於實價登錄則還有再進步的空間。

回到改革初衷,奢侈稅的課徵本意不在稅收,十六個月來國庫收入未如預期,卻是它驅離投機客的實證;實價登錄也不為打壓房價,房價高低取決於市場供需,揭去房價面紗使價格現形,才是實價登錄的功能。奢侈稅與實價登錄並不完美,但不能不存在。不為別的,只緣這是捍衛居住正義的最低標;也是政府至今展現改革房市意志的唯二法寶。

營造「居住正義」的公平環境,至少需架起四大支柱,交易透明、抑制投機、房價合理與賦稅公平,四者缺一不可。用以檢視奢侈稅與實價登錄,僅實現交易透明與抑制短期投機,距離完全達陣仍很遙遠。換言之,政府在實踐居住正義承諾這件事上,還有很多工程要做。

當然,值此經濟情勢困頓、社會氛圍低迷之際,擴大房市改革力道,條件確實不足,但亦不代表政府可以什麼準備都沒有。守住奢侈稅與實價登錄建立起的基礎防線的同時,政府也必須反思,實價登錄對房市殺傷力遠大於奢侈稅,外界單挑奢侈稅並主張廢稅的理由,不外在其形塑的階段性色彩太濃厚。正反兩派對奢侈稅認同度不足,必然是其一大致命傷。

然而,奢侈稅之所以應運而生,源自當前的房產稅制壓不住投機炒風。因此,要讓奢侈稅退場,唯有改革房產稅制一途。長遠而言,規劃一套符合國際潮流的房地合一課稅新制,由更具公平性的所得稅,取代較易轉嫁的奢侈稅仍有其必要。政府有義務提供社會這道改革選項,才能釐清奢侈稅該去、該留的問題。否則,奢侈稅完全沒有提前退場的理由。



housechamberla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