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/07/15 16:50    
【文/陳兆芬】

專訪苦勞網創辦人孫窮理談退休金制度

 
年輕人應自覺 在修法中扮演關鍵角色苦勞網創辦人孫窮理,研究退休金制度已有十多年,他對退休金制度的評論,就是一個「亂」字。

他堅信,唯有年輕人自覺,並在未來的修法過程中扮演關鍵角色,才可能避免這場社會悲劇的發生。

因為關心勞工權益,苦勞網創辦人孫窮理自二○○一年起開始鑽研台灣退休金制度,常態性地撰寫相關文章評論當前制度,並且成為各大工會邀請演講的對象,堪稱是在產、學界之外的台灣退休金制度「另類專家」。

「亂」象叢生 埋下破產炸彈

走過十二個年頭,他最大的感想就是「亂」!「制度亂,沒人搞得懂,也就沒有理性討論和改革的空間。」以下是他的看法:

現行退休金制度大致可分成四種,公務員有公保與退撫、勞工有勞保及勞退,而每個制度的計算基礎、費率、給付方式、適用對象都截然不同。正因為制度的複雜,導致大家都不懂彼此適用的制度,甚至連自己的都搞不懂;於是,人們雖然都知道必須改革,但每到關鍵時刻,各工會團體就開始互相比較,為了爭取自己的利益,互不相讓。

整個退休金制度太複雜了,即使我寫了很多這類的文章,也沒有了解得非常透徹,再加上幾次退撫、勞保年金的修法,讓整個退休金制度變得更亂。但是,「亂」的制度,對於統治者是最有利的,因為民眾無法凝聚成一股力量,奮起集結抗爭,這就埋下了勞保基金的破產危機。

老實說,我是一個學歷不高、沒有專業的人,但是這幾年,卻有很多工會團體邀請我去演講或寫稿,解釋退休金制度,我覺得這是件滿可悲的事情。

十幾年前,還有學者勇於發聲,但這幾年,學者說他們的心死了,這個制度沒有救,講什麼都沒用。制度發展至此,已經不是學者介入就能改善得了,倘若政府不積極全面修法,在十幾年內,勞保基金一定會破產,這是可預見的。

對四十五歲的人來說,不怕領不到退休金;對三十幾歲的人來說,卻是無法預料勞保基金何時會倒;對二十幾歲的人來說,可以說是沒有希望的。

但對於年輕人的未來,我並不擔心,反正到時候革命就好,看台灣爆發革命的臨界點到哪,只是台灣年輕人的「沸點」太高,他們要找一份工作都很難,要有一份養得起自己的薪水更難。眼前的事都解決不了,怎麼去想國家大事,更沒有力量去逼著政府改革。

我認為,年輕人應該要自覺、要有問題意識。像一○年法國總統改革退休法案,將退休年齡從六十歲延長到六十二歲,第一批出來抗議的是高中生,但台灣的年輕人對於退休年齡的延後,卻沒有反應。

從基礎社福制度做起才有機會

隨著台灣的經濟起飛,社會福利制度愈來愈好,但是愈好的東西就愈容易崩解,無論是勞保或是勞退的修法都是「不可逆」的。現在當務之急,就是不要再惡化下去,而改革應從老人福利制度開始。

老人大部分的支出是在醫療,如果先排除醫療資源浪費的問題,開始推動老人看病免費、國家提供老人公有住宅,甚至提供老人居家照護等福利,老人就不需要太多的支出,一個月花五、六千元就夠了。

政府若願意花錢去執行,先建立好「非現金給付」的老人安養制度,然後緩步修改國民年金制度,慢慢擴大基礎年金的規模,再縮小勞保與公保的規模及給付,讓整個勞保基金「軟著陸」。

而且,勞退與退撫應該要合而為一,甚至合併到勞保與公保裡面,這樣才有辦法改,施行一套大家都一樣的制度,在同一個立足點下,才能討論如何健全的問題。但這整個過程,大概要花費五十年到一百年才改得了,就是因為這樣,所以政府與專家學者們都不敢執行,這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。

對年輕人來說,如果政府願意花更多的錢照顧自己的父母,你的負擔會更少。我很努力試著想與苦勞網的年輕人溝通退休金的問題,但是因為制度太繁雜,根本無法溝通。

台灣不復見過去的高經濟成長,社會不均的情況開始惡化,民眾期盼回到高經濟成長的時代,政治人物為了獲得選票,不斷開出空頭支票,台灣人有沒有未來,我不知道,但是,年輕人一定要在修法過程中扮演關鍵的角色。



housechamberla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