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/04/19    
好怪!高院認定圍標 事務官卻不肯重拍
好巧!未帶身分證 棄標卻又得標 翻案機會渺茫

【聯合報/記者蘇位榮/台北報導】

蔡純貞位於台北市忠孝東路首都大樓的房產被拍賣,傳出黑道圍標,她痛批司法事務官是恐龍,將提再審。記者曾學仁/攝影
台灣金服公司二年前拍賣佳姿集團蔡純貞的房產,傳出黑道圍標,高院認定顯有圍標,應重新拍賣;但台北地院民事執行處的司法事務官不肯重拍,裁定由已經被拍賣官宣布廢標的于姓男子得標。

蔡純貞昨天不滿指出,「怎麼會有這種恐龍司法事務官?」既然有黑道圍標傳聞,為什麼不調查?重新拍賣對債權人和債務人都有利,為什麼執意要讓于姓男子得標?據了解,台北地院民事執行處訂本月廿七日點交這筆房產。

法界人士指出,這個拍賣案經法院裁定確定,可以說是「沒轍了」,唯一救濟途徑是提起再審;但實務上,翻案機率微乎其微。

蔡純貞的房產被拍賣。圖/經濟日報提供
二○○五年佳姿集團發生財務危機,蔡純貞位於台北市忠孝東路四段的房產遭台北地院查封,委託台灣金服拍賣。前年十月廿七日,台灣金服拍賣,第一高標為于姓男子,投標金額二億九千二百萬元。

但拍賣官開標時,于的代理人聲稱未帶于的身分證,拍賣官當場宣布于廢標,于的代理人領回保證金。未料,第二及第三高標者也都說未帶身分證,拍賣官於是宣布由第四高標的陳姓男子得標,差價達兩千四百萬元。

蔡純貞不服,向法院聲明異議。台北地院法官鄭麗燕裁定,應由第一高標于姓男子得標,並認定本案有黑道圍標。這回換第四高標的陳姓男子提抗告,高院駁回,也認定「有黑道圍標之情」。

但事務官認為無法證明圍標,決定仍由于姓男子得標。蔡純貞又提異議,台北地院法官鄭麗燕再裁定,認為「本案是黑道圍標,應重新拍賣」。

由於于男繳交得標金,佳姿債權人合作金庫不同意重新拍賣,向高院提出抗告,希望維持由于姓男子得標。

蔡純貞指出,合庫向高院抗告,台北地院沒有依法定程序通知她,她完全不知道,無法向高院答辯,喪失訴訟權益,導致高院直接判佳姿敗訴。她再抗告,被最高法院駁回,全案確定。


黑道圍標/高價低估?台北地院撇圍標
    2012/04/19    
她的樓 賣黑道

【聯合報/記者蘇位榮、袁志豪、何醒邦/台北報導】

蔡純貞被拍賣的房產,位在台北市忠孝東路、敦化南路口的首都大樓。
「法院踐踏債務人的財產,縱容黑道圍標」,蔡純貞談起法院拍賣的事,掩不住氣憤,「我就是想多還債,拍賣過程既然有爭議,為什麼法院不肯重新拍賣?」

蔡純貞被拍賣的房產,位在台北市忠孝東路、敦化南路口的首都大樓。台灣房屋智庫執行長邱太煊表示,這棟大樓辦公室行情約每坪九十萬元,換算蔡純真持有三百五十多坪,市價超過三億元。

首都大樓的公司行號有天仁茗茶、台北富邦銀行、首都銀行,還有整形診所、咖啡館、餐廳、證券公司和酒店等,每天進出人潮眾多。

蔡純貞批評法院委託的鑑價公司鑑價偏低,有高價低估情事,損害她的財產權益,也損害債權人。「我欠錢還錢是天經地義的事,但為什麼司法事務官要將這棟房產給這群圍標人?」

台北地院針對蔡純貞的質疑,有不同說法。民事執行處庭長林鳳珠表示,本案是在二○○七年九月委託鑑價公司鑑價為一億七千七百多萬元,法院核定底價為二億一千一百多萬元,第一次拍賣沒人來標,沒有高價低估的問題。

民事執行處指出,合庫抗告狀是由地院收發室直接送交民庭承辦法官,並沒有經過民事執行處轉呈,所以執行處並沒有隱匿合庫抗告的事;至於為什麼合庫抗告沒有通知債務人,應該要去問法官。



housechamberla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